Circe

Dark side of the moon -2-

真的棒!

Pineapple:

那之后你开始回想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真正变质的。


其实你也想不出来确切的某个契机成功说服自己。


但你觉得那大概是在魔法游行开始之前的事。


你还记得图书馆里有些潮湿的气味,蕴育低声暗语的气氛,春天的雨水滴哒落下来,混合初生的嫩绿色。


这让你没由来的想起古希腊神话里的大地之神盖娅。


既象征创造,又象征毁灭,既创造秩序,又将其打破的那位神祇。


你穿过一列书架,木板因潮湿而略微隆起,发泡的声音给你带来莫名的安心感,你停在陈列中世纪藏书的书架前。


抬头时掠过列架的缝隙时,突然看到她专注找书的样子。


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。


眼睛的颜色。crimson like the drunken flush.


这句话是在哪里读到过的。你现在大概忘记了。


但你记得她白净的脸,蹙着眉显出一些少年气,耳边的栗色浅发贴在脸颊旁,图书室昏黄的灯光将她轻轻柔柔的包裹,她平时爱吵闹的形象在那时刻变得安静起来。


她那时正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。


想着什么呢?


你用略带好笑的试探语气低声问她,上课总打瞌睡的家伙,怎么有精力来图书馆呢。


是因为那个不明所以的happy time project?


她吃惊的抬起头。


看见问话人是你后,“呯”的一声合上书,原本因雨水湿气混杂而略感滞重的空气突然被划开,她朝你做了个鬼脸,抛下一句要你管,然后赌气似的转过身向前走去。


嘁。这家伙。


嘛,这可能是因为那之前的一个晚上,你对她相当不友好的态度导致的。但你觉得她天真的想法需要一个务实派来敲响警钟,就好像她对夏莉奥那样狂热到你无法理解的心情,在你看来是不得当的。那样的魔法游行在你眼中看起来不可理喻,荒谬且愚蠢。


但最终你去了那场游行。有她在的。


当时你没有深究自己这种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的心情它的根源是什么。


你只觉得当她在魔法游行的船只中,每一次跳跃、转身、挥舞,都在撼动你对魔法持有的美学态度,那不符合你理性派的美学标准,不是吗?你认为魔法应该是实用的,不应该只是自由着色于形式,那是不长久的。


但那时的你,心底生出强烈想要靠近她的冲动。你没有办法理解那是为什么。你只觉得那可能是你生命中无法二次复制的时刻。


你想让人群安静些。


静静的,不要惊扰了蝴蝶。


你好像回到了十多年前某个夏日的夜晚,干燥又闷热的风再度吹过来,你记起那时人潮涌动的欢呼声,夜空上方没有星星,但舞台上的人创造出了星星。


这样的情绪被她轻轻唤起,你为此竟然觉得有些欣赏她起来。


后来那场游行变得危险,你理性派的作风再一次回到了你的头脑中,也正是你理性派的作风,可能在危机时刻救了她和她的同伴。


那之后你一个人穿过灵脉,若无其事的回到学校。


但你觉得内心一种隐秘的东西开始滋生。它若无其事的被随手丢弃在青春的旷野中,你不去管它是什么,它孤独又看似遥远,只存在于梦境中,游走在禁忌的边缘,偷渡于友情与爱情的两岸。


你路过之前她一个人耷拉着脑袋坐在那的地方,时间很晚了,你不该在那里停留的。你觉得你被什么引诱,但这次的月亮,却只是弯弯一角悬挂在夜空上方。


你觉得心情好像被揉皱成一团废弃纸张。


要是能去看见海就好了。你突然这么想着,想要感受海潮涨起退落。


说起你人生中第一次看海,是和父母一起的。那时候你十分年幼,应该是能幼儿能独立记忆后不久的事。你想起被父亲小心搂着用手触摸清凉的海水时新奇又难忘的触感。咸湿的海风吹过来,像缱绻轻柔的吻。


你在想什么呢?


你不太记得了。这让她拙劣的飞行技巧都没被你发现,她在你身后轻轻降落。对你说。


这个时间,学生在这里是不被允许的,戴安娜。


你背对着她轻轻笑了。


她走过来坐到你身边。低着头好像想要说什么。


你看着她别扭的样子觉得这样的关系很微妙,很可爱。


怎么?不用感谢我。我只不过是想要看看你对我说的,那就给我看好了,是怎么一回事。


是怎么一回事呢?


她听到你揶揄似的问话,像有些恼怒。


夏莉奥是我的憧憬,所以我才会想要成为魔女。即使你再怎么否定,我仍然觉得她是很优秀的魔女。


嘛。
也不是不行。即使我仍然不怎么认同那样的魔法。


你回应道。


戴安娜是因为什么才想要成为魔女的。


她说出那句话的一瞬间,你觉得空气突然变得稀薄起来。


是因为自己是卡文迪许家族的继承人吗。你问自己。你是因为什么开始憧憬的。


父母的期许?优秀的天赋?被寄予的期望?还是其他的什么。


你和她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,却觉得她想要打开你,把你看清楚。


你这狡猾的家伙。你笑着说道。抚了抚散着的发。


想知道?


来玩个游戏怎么样。


赢了就告诉你。